合肥新闻网

贵阳农商行前三季度营收净利双升 资本充足率仍未达标

近日,贵阳农业商业银行发布了2019年季度报告 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贵阳农业商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4.4亿元,同比增长35.77%。净利润3.17亿元,同比增长14.67%

去年7月,中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将贵阳农业商业银行评级从AA-下调至A+级,原因包括2017年不良贷款率大幅上升至19.5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至-1.41%

业绩不错,但利润和资本指标仍需提高。

经过一年多的经营,贵阳农业商业银行的经营状况似乎有所改善 截至2019年9月底,本行实现营业收入24.4亿元,同比增长35.77%。净利润3.17亿元,同比增长14.67%。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7.86%、5.70%和5.70%,比2018年底分别上升1.93个百分点、1.55个百分点和1.55个百分点

在资产质量方面,本行没有在季度报告中披露不良贷款。根据《中国信用评级报告》,截至2019年6月底,贵阳农业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2.88亿元,较2018年底减少33.32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46%,比2018年底下降7.4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23.62%,比2018年底提高46.58个百分点。

在贵阳农业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大幅提升、资本指标稳步提升的基础上,中信银行在2019年贵阳农业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券跟踪评级报告中将银行的主信用评级从A+提升至AA-级,保持评级前景稳定。

但即便如此,中信认为贵阳农业商业银行仍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如信贷风险敞口带来的拨备压力、提高盈利能力和资本指标的必要性、保持对通过重组解决的信贷资产质量的关注以及存款的总体稳定性。

天丰证券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贵阳农业商业银行诞生于农村信用社和农村合作银行。它不可避免地受到该地区不发达的经济结构的限制,其业务发展高度依赖当地人民的脉搏。不可能像国家银行那样为总统建立轮换制度来防止利益转移。 此外,农业企业农村信用社风险管理能力普遍较低,缺乏有效的管理制度约束,资产质量容易积累风险因素。

《雷雨》之后是频繁的人事变动。

一个月前,贵阳农业商业银行新任行长李钟祥的任职资格获得贵州银行和保险监管局的批准。 据新闻报道,李钟祥是贵阳银行的行长。他于2018年11月向贵阳银行董事会提交辞呈,并宣布将于当月出任贵阳农业银行董事长。

事实上,贵阳农业商业银行自降级以来经历了一轮人员冲击,不良贷款飙升。 《2018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8月11日,冉李贤因个人原因辞去贵阳农业商业银行行长职务。2018年8月15日,陈永亮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2018年8月31日,李宗全、倪程刚当选董事,郭田勇当选独立董事。 2018年11月12日,刚刚担任董事不到三个月的李宗全辞去了银行董事职务。两天后,王大明因退休辞去了董事兼董事长的职务。2018年11月13日,李钟祥当选为董事兼董事长。同时,免去王大明贵阳农业商业银行董事长兼董事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李钟祥调任贵阳农业商业银行时,贵阳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罗佳玲调任贵阳银行行长。 但是仅仅六个月后,罗佳玲辞去了贵阳银行行长的职务。 2019年6月21日,贵阳市人民政府网站发布岗位调整通知,显示罗佳玲被推荐为贵阳农业商业银行监事(正处级)。

李忠强调被任命为贵州农业商业银行行长已经将近一年了。所有业务指标都有所改善,但李钟祥仍面临许多“难题”。 本行已公开表示,“十二五”期间所有主要监管目标将在一年内实现,即流动性比率将达到40%以上,资本充足率将达到10.5%以上,拨备覆盖率将达到150%以上,不良率将降至4%以下。两年打好基础,通过两年时间,明确开展战略定位,搞好干部职工整体素质的提高;五年内达到基准银行标准,以五年内上市为目标,走小农业企业到上市银行再到中型上市银行的发展道路。

贵阳农业商业银行相关负责人告诉China.com财经记者,上市是贵阳农业商业银行的长期远景规划,a股还是h股还不确定。 针对一年内所有主要监管指标均达标的目标,对方仅表示贵阳农业商业银行处于持续改善状态,没有更多信息需要披露。

截至2019年9月底,本行资本充足率为7.86%,与监管红线10.5%仍有一定差距;截至2019年6月底,我行拨备覆盖率为123.62%,不符合150%以上的监管要求,贵阳农业商业银行“一年协议”似乎指日可待。

(责任编辑:李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