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超七成受访者支持将日常生活行为纳入个人征信系统

?

中国青年报2019年8月1日11: 34

A-A +

erweimashouji.png

扫一扫手机

我想分享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微信

越来越复杂的个人信用报告系统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几天前,一些城市引入了法规或草案,越来越多的日常生活行为被纳入个人信用信息系统,如暴君,销售,跳槽和在地铁里吃饭。在这方面,一些专家认为,对于信用信息系统的个人行为,应该选择包含与个人信用的真实亲密关系。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wenjuan.com)对2001年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3.6%的受访者关注他们的信用状况,74.5%的受访者支持将个人信用纳入日常生活行为信息系统。然而,在将日常生活行为纳入个人信用信息系统的过程中,70.8%的受访者认为某些行为难以识别,63.4%的受访者认为个人隐私保护存在问题。

93.6%的受访者担心个人信用状况

“我在金融行业工作。根据相关的工作要求,我必须向上级提供我的信用信息,以供参考。”江苏常州的一位国有银行员工王杰告诉记者,目前的信用征收系统是由央行的信用信息系统收集的,她参与的并不多。 “我主要是收集个人信用卡,贷款和其他信息。”

浙江杭州的教育机构老师沉楠(化名)承认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信用状况,但她认为信用记录对一个人来说非常重要。 “将日常行为纳入个人信用体系可以促使人们日常生活。它符合公共道德和职业道德,起着约束力。“

根据调查,93.6%的受访者关注他们的个人信用状况。对于在个人信用信息系统中包含日常生活行为,74.5%的受访者支持,5.0%的受访者不支持,20.5%的受访者认为应根据具体情况确定。

北京某大学的学生黄震认为,个人信用信息的信息太小,查询不够方便。此外,她目前没有任何借贷行为,因此她不太注意个人信用信息。然而,黄震赞成将日常生活行为纳入个人信用信息系统。 “这是有效规范人们行为的良好做法。”

中国政法大学通信法中心副主任朱熹告诉记者,将日常生活行为数据纳入个人信用信息系统是一种国际惯例。 “特别是在亚洲,许多国家喜欢使用这种方法。这是建立信用社会的开始。但西方国家不喜欢将个人习惯与信用结合起来,因为这可能会增加个人信息的披露。风险。但是,个人信用信息系统中应包含一些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

将日常生活行为数据纳入个人信用信息系统,70.8%的受访者认为某些行为难以识别,63.4%的受访者认为个人隐私保护存在问题,54.2%的受访者担心关于大量的数据。技术上很难做到。

沉楠认为,将日常生活行为纳入个人信用信息系统是很困难的。虽然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不良行为是不道德的,但有时可以通过教育和咨询来改善。 “例如,电池车的行为,虽然这种行为有很大的安全隐患,但有些人可能不知道有害,有些人不会改变教学,所以不可能把它推广到不同的人身上。”

黄震觉得个人行为数据收集不好。 “许多日常行为数据都存在于某些第三方应用或平台上,可能需要与这些平台配合使用。此外,收集的个人行为数据也有泄露的风险,因为许多日常生活行为都是个人隐私。“

王杰认为,如果所有的日常行为都包含在信用信息系统中,即使偶尔犯错,有些人的个人工作和生活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59.7%的受访者希望数据能够正确反映个人的个人信用状况

王杰认为,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个人活动需要纳入信用信息的范围,而其他人则几乎没有信用接触。它们应该相互分离,不能包含在信用信息系统中。

为了将日常生活行为纳入个人信用信息系统,68.7%的受访者建议判断个人行为是非法还是犯罪,64.5%的受访者建议加强信用体系的顶层设计,51.1%受访者表示,个人行为是否与个人信用有关,48.2%的受访者建议确保被信方有权反对系统中的个人信用记录。

沉楠认为,在个人信用信息系统中纳入日常生活行为需要相关部门判断个人的日常生活行为是否与个人信用有更大的关系,是否有必要将某些行为与个人信用相关联。

王杰认为,在个人信用信息系统中纳入日常生活行为需要使用大数据来计算某人某种行为的发生频率,并设定一个超过量化值的定量值,以及系统自动计入个人信用信息系统。

个人信用信息系统的哪些方面需要改进?在调查中,59.7%的受访者希望数据更加完整和真实,并能正确反映个人的真实信用状况。 54.1%的受访者希望让公众更加关注,49.1%的受访者希望加强监督。犯罪分子机会主义的机会。

“个人信用信息系统的相关宣传还不够。许多人没有听说过,他们不知道将使用哪些地方。”黄震希望在做相关宣传工作的同时,进一步完善个人信用信息系统。

沉楠认为,目前的个人信用信息系统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债权人不了解需要在个人信用信息系统中记录的许多行为,需要有关部门解释和公布。

为改善个人信用信息系统,46.4%的受访者认为需要进一步明确数据保留期限。 35.2%的受访者认为系统发布的个人信用报告不易理解,34.5%的受访者担心信息泄露。问题。

朱熹认为,个人信用信息的范围不应过于宽泛,有必要区分情况,分类,权利,责任和相关处罚。 记录可以被删除多长时间,或者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抹去,我们应该让每个人都知道并满足每个人的信用权利。如果要记录一辈子不良行为,这不是一个好习惯。“

朱熹还指出,在个人信用信息系统中纳入日常生活行为必须保证个人信息的安全。 “信用信息和个人信息安全密切相关。信用信息并不意味着过度掠夺个人信息。”

在参与调查的受访者中,00%后为0%,90后为29.5%,80后为49.8%,70后为14.1%,60后为4.6%。(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王品志实习生王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