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书生带兵之典范:7000兵马力战18万,保全了王朝半壁江山

  在大伙潜意识里,书生给人的印象是“文弱”、“弱不禁风”,缺少某种所谓的阳刚之气。因此,征战沙场,建功立业,从来就不是书生应该做的,他们既没有这欲望,更没这能力,拿着“笔杆子”写写文书,处理政务,才是他们的归属。其实,事实未必如此,书生不但有能力带兵,其所表现出之水平也不比武将差,甚至可以说超越同时代名将,是当之无愧的“书生名将”。就拿史上最典型的书生带兵之例子来说吧,此人手中仅有7000兵马,硬是能击败对手18万虎狼之师,消灭其中12万,避免江淮地区沦陷,确保漕运畅通无阻,保全了唐王朝半壁江山。从长远看来,江淮地区免遭兵祸,唐朝中央财税重地得以保全,使其得以续命150余年。

  dPQIASbCcG7LVPrTKvOtn2wq5sGn5vBfDBl7Sjj19We5S1563991951846.jpeg

  张巡(708年—757年),山西永济人,唐玄宗开元年间进士出身,历任太子通事舍人、清河县令、真源县令,是典型的“书生”。安史之乱前,张巡从未掌管国军务,更没带兵打仗,甚至连捕捉山贼之事都很少做。战乱前,张巡主要是在底层做安民工作,治理地方吏治,打击豪强,做一官员应该做的事。在真源县令任期内,张巡严厉打压土豪劣绅,绝不手软,为民除害。当时,本地土豪华南金最为猖狂,时时欺压百姓,霸占民女,抢夺民财,无恶不作,“金南口,明府手”俨然就是土皇帝。张巡到任不久,直接下令逮捕华南金,处以斩首之行,其余党羽则得以赦免。如此做法,既除掉了祸首华南金,又避免扩大打击面,从而稳住了本地局势,算是一妙招。

  Dh15U4MFCOp3WxJgxHBEQSdtdN2Zjl7fBBBFIzhTlme7m1563991952879.jpeg

  天宝14年(755年)冬,河东、卢龙、幽州三镇节度使安禄山起兵反叛,15万大军如入无人之境,河北、河南、山西等大多数城池望风而降。不久,东都洛阳陷落,安禄山在此称帝自为,国号为“大燕”,正式叫板唐王朝。由于内地承平日久,各地“府兵”早已腐化,压根无法顶住叛军攻势;大多城池守将眼看唐朝颓败,纷纷投降安禄山,叛军因此声势更加浩大,总兵接近百万。756年,叛军将领张通晤攻陷宋、曹等州,谯郡(安徽亳州)太守杨万石投降,而真源县在其管辖范围内。因此,杨万石让张巡不要做无谓抵抗,要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效忠“大燕”皇帝安禄山。但是,张巡坚决不从,率吏民痛哭于玄元皇帝祠,表示誓死抗击叛军,响应者数千人。

  VkPVkBgnjU4oQZ3uUn277wGYvvhFPJT7FkJJWThKS6mpL1563991953684.jpeg

潮会同李怀仙、杨朝宗率兵4万,再次攻打雍丘,企图一举攻下城池。此时,雍丘城内军队2千余,对手4万,民众相当恐慌。不过,张巡还是敢主动进攻,“敌知城中虚实,有轻我心。今出不意,可惊而溃也,乘之,势必折。”张巡此次进攻,叛军阵脚大乱,纷纷后撤。次日,叛军再次攻打雍丘城,环城安置百门石炮(投石机)轰击,城楼及矮墙多被毁坏。此时,张巡亲自督战,又及时构筑栅栏,一次次击退叛军进攻。

  JKqkPUvU5E2mowyCzSL0fAVCtkimoig6fIIGNV7q20HCJ1563991954871.jpeg

潮便玩“围城”,试图困死缺少后勤补给的唐军。这一围,就是三个月,城内粮食、弓箭、药物等战略物资匮乏,而叛军又不断攻击,局势可谓是万分危急。此时,张巡想到一招,即是玩“草人借箭”。晚上,张巡命令士兵把事先准备好的稻草人穿上黑衣,用绳子绑好,从城上慢慢放下,以吸引叛军弓弩手齐射,如此收得箭支数万。张巡该事迹,后来被罗贯中移花接木,成为《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草船借箭”事迹之原型。不久,张巡相继玩“出城取木”、“诈降借马”、“鸣鼓扰敌”等事,坚守雍丘数月之久。

  mZdke108aI7TBPKB67eT2LwuUJxRjjSQLid51mqENdWDI1563991955990compressflag.jpeg

  雍丘毕竟是小城,如此耗下去不划算,张巡找机会撤出城内,转战河南各地,继续击杀叛军。757年,安禄山被刺杀身亡,儿子安庆绪继位。此时,中原大地混乱不堪,唐军联合回纥兵展开反击,叛军一时无法打开新局面。为此,安庆绪决定将战火引向江淮地区,夺取唐朝财税重地,掐住唐军之经济命脉。若想进攻江淮,必须先拿下屏障睢阳,否则后来被切断,全军势必溃败。为了实现这一宏伟战略计划,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同罗、突厥、奚等部族精锐,会同杨朝宗,共18万人进攻睢阳。相对于叛军18万,张巡手头兵马只有7000余人,可谓是敌众我寡。在安庆绪看来,睢阳小城,不日即可攻破,张巡必定被活捉。可惜,此战打了10个月,叛军死亡12万,才勉强拿下城池。战术上,安庆绪胜利,可战略上,张巡完胜。

  T6zAIr1rLJCxP57cWxMpyzN9NNVCWNI0pRdASMgH8gMK51563991958005compressflag.jpeg

  尹子琦18万大军驻扎睢阳城下,连营百余里,旗帜鲜艳,声势浩大。初战,张巡与叛军交战20余次,从早上打到中午,士气不衰,赢得开局。接着,张巡着手清理内部叛徒田秀荣,然后主动率军袭击叛军,俘虏牛羊数万,并将这些战利品一一分给将士,激励大伙杀敌报国。五月,小麦成熟,叛军暂时停止进攻,纷纷割麦充作军粮。此时,张巡却擂鼓出战,摆出一副决战架势。为此,叛军纷纷停下割麦,严阵以待,可张巡却没有出战。连续几日如此,叛军以为张巡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并没有出城一战之能力,因此放松了警惕。看见叛军松懈,张巡抓住战机,命令南霁云率军突然杀出,直捣叛军主将尹子琦大营,击杀敌军一万余人,差点活捉尹子琦。不得不说,张巡确实够狠,用兵也很有一套。不久,尹子琦继续攻城,不慎被张巡射中左眼,成了独眼龙。

  wE6kbJKRgiesjaisrWJqVenmc1LqvSm3PWa5ckkTXjCa81563991957828.jpeg

  张巡用兵厉害,数次击败叛军,尹子琦恼羞成怒,于是玩起“长围”,断绝睢阳城内粮草供应。如此一来,张巡遇到了麻烦,没粮食,温饱解决不了,谈何杀敌报国呢?到了七月,每名士兵每日仅分得米一勺,要饿着肚子打仗。八月,粮食几乎断绝,张巡让士兵杀战马充饥,食野草、老鼠、麻雀、树皮。九月,城内连老鼠都差不多被吃光,树皮也没了。此时,张巡做了一件颇引起后世争议之事,即是将自己的爱妾杀了,煮给士兵们吃。另一守将许远,也效仿张巡,将自己的家奴杀了,全部充作军粮。10月,南霁云外出救援被拒绝,大将贺兰进明拥兵数万,可就是不愿意增援。南霁云没办法,只好去别处借兵,得3000余人,可半路被截杀,只带1000余人回城。可以说,睢阳已经陷入绝境,唯有撤出才是万全之策,可张巡发誓要坚守,阻止叛军攻打江淮。

汉子,于是劝降,可惜被拒绝,直呼:“南八,男儿一死而已,不能向不义的人投”,因此遇害,时年49岁。

  R9ygzr5fckyYH3sEtGglRmmaahyy6EFqec0yJZUiRNEcB1563991959312.jpeg

  张巡此次战斗,手头兵马7000余人,抗住叛军18万人,击杀12万。睢阳城虽然被攻破,可张巡保住了江淮财税重地,为唐军反攻赢得时间,城池陷落前后十多天,唐军收复长安、洛阳。韩愈对此评价:“守一城,捍天下,以千百就尽之卒,战百万日滋之师,蔽遮江淮,沮遏其势。天下之不亡,其谁之功也”。换句话说,张巡保住了江淮,唐朝因此得以再续命150余年。试想,若是睢阳陷落,江淮大地战乱不休,没了财税来源,唐朝还能延续吗?

  在大伙潜意识里,书生给人的印象是“文弱”、“弱不禁风”,缺少某种所谓的阳刚之气。因此,征战沙场,建功立业,从来就不是书生应该做的,他们既没有这欲望,更没这能力,拿着“笔杆子”写写文书,处理政务,才是他们的归属。其实,事实未必如此,书生不但有能力带兵,其所表现出之水平也不比武将差,甚至可以说超越同时代名将,是当之无愧的“书生名将”。就拿史上最典型的书生带兵之例子来说吧,此人手中仅有7000兵马,硬是能击败对手18万虎狼之师,消灭其中12万,避免江淮地区沦陷,确保漕运畅通无阻,保全了唐王朝半壁江山。从长远看来,江淮地区免遭兵祸,唐朝中央财税重地得以保全,使其得以续命150余年。

  dPQIASbCcG7LVPrTKvOtn2wq5sGn5vBfDBl7Sjj19We5S1563991951846.jpeg

  张巡(708年—757年),山西永济人,唐玄宗开元年间进士出身,历任太子通事舍人、清河县令、真源县令,是典型的“书生”。安史之乱前,张巡从未掌管国军务,更没带兵打仗,甚至连捕捉山贼之事都很少做。战乱前,张巡主要是在底层做安民工作,治理地方吏治,打击豪强,做一官员应该做的事。在真源县令任期内,张巡严厉打压土豪劣绅,绝不手软,为民除害。当时,本地土豪华南金最为猖狂,时时欺压百姓,霸占民女,抢夺民财,无恶不作,“金南口,明府手”俨然就是土皇帝。张巡到任不久,直接下令逮捕华南金,处以斩首之行,其余党羽则得以赦免。如此做法,既除掉了祸首华南金,又避免扩大打击面,从而稳住了本地局势,算是一妙招。

  Dh15U4MFCOp3WxJgxHBEQSdtdN2Zjl7fBBBFIzhTlme7m1563991952879.jpeg

  天宝14年(755年)冬,河东、卢龙、幽州三镇节度使安禄山起兵反叛,15万大军如入无人之境,河北、河南、山西等大多数城池望风而降。不久,东都洛阳陷落,安禄山在此称帝自为,国号为“大燕”,正式叫板唐王朝。由于内地承平日久,各地“府兵”早已腐化,压根无法顶住叛军攻势;大多城池守将眼看唐朝颓败,纷纷投降安禄山,叛军因此声势更加浩大,总兵接近百万。756年,叛军将领张通晤攻陷宋、曹等州,谯郡(安徽亳州)太守杨万石投降,而真源县在其管辖范围内。因此,杨万石让张巡不要做无谓抵抗,要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效忠“大燕”皇帝安禄山。但是,张巡坚决不从,率吏民痛哭于玄元皇帝祠,表示誓死抗击叛军,响应者数千人。

  VkPVkBgnjU4oQZ3uUn277wGYvvhFPJT7FkJJWThKS6mpL1563991953684.jpeg

潮会同李怀仙、杨朝宗率兵4万,再次攻打雍丘,企图一举攻下城池。此时,雍丘城内军队2千余,对手4万,民众相当恐慌。不过,张巡还是敢主动进攻,“敌知城中虚实,有轻我心。今出不意,可惊而溃也,乘之,势必折。”张巡此次进攻,叛军阵脚大乱,纷纷后撤。次日,叛军再次攻打雍丘城,环城安置百门石炮(投石机)轰击,城楼及矮墙多被毁坏。此时,张巡亲自督战,又及时构筑栅栏,一次次击退叛军进攻。

  JKqkPUvU5E2mowyCzSL0fAVCtkimoig6fIIGNV7q20HCJ1563991954871.jpeg

潮便玩“围城”,试图困死缺少后勤补给的唐军。这一围,就是三个月,城内粮食、弓箭、药物等战略物资匮乏,而叛军又不断攻击,局势可谓是万分危急。此时,张巡想到一招,即是玩“草人借箭”。晚上,张巡命令士兵把事先准备好的稻草人穿上黑衣,用绳子绑好,从城上慢慢放下,以吸引叛军弓弩手齐射,如此收得箭支数万。张巡该事迹,后来被罗贯中移花接木,成为《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草船借箭”事迹之原型。不久,张巡相继玩“出城取木”、“诈降借马”、“鸣鼓扰敌”等事,坚守雍丘数月之久。

  mZdke108aI7TBPKB67eT2LwuUJxRjjSQLid51mqENdWDI1563991955990compressflag.jpeg

  雍丘毕竟是小城,如此耗下去不划算,张巡找机会撤出城内,转战河南各地,继续击杀叛军。757年,安禄山被刺杀身亡,儿子安庆绪继位。此时,中原大地混乱不堪,唐军联合回纥兵展开反击,叛军一时无法打开新局面。为此,安庆绪决定将战火引向江淮地区,夺取唐朝财税重地,掐住唐军之经济命脉。若想进攻江淮,必须先拿下屏障睢阳,否则后来被切断,全军势必溃败。为了实现这一宏伟战略计划,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同罗、突厥、奚等部族精锐,会同杨朝宗,共18万人进攻睢阳。相对于叛军18万,张巡手头兵马只有7000余人,可谓是敌众我寡。在安庆绪看来,睢阳小城,不日即可攻破,张巡必定被活捉。可惜,此战打了10个月,叛军死亡12万,才勉强拿下城池。战术上,安庆绪胜利,可战略上,张巡完胜。

  T6zAIr1rLJCxP57cWxMpyzN9NNVCWNI0pRdASMgH8gMK51563991958005compressflag.jpeg

  尹子琦18万大军驻扎睢阳城下,连营百余里,旗帜鲜艳,声势浩大。初战,张巡与叛军交战20余次,从早上打到中午,士气不衰,赢得开局。接着,张巡着手清理内部叛徒田秀荣,然后主动率军袭击叛军,俘虏牛羊数万,并将这些战利品一一分给将士,激励大伙杀敌报国。五月,小麦成熟,叛军暂时停止进攻,纷纷割麦充作军粮。此时,张巡却擂鼓出战,摆出一副决战架势。为此,叛军纷纷停下割麦,严阵以待,可张巡却没有出战。连续几日如此,叛军以为张巡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并没有出城一战之能力,因此放松了警惕。看见叛军松懈,张巡抓住战机,命令南霁云率军突然杀出,直捣叛军主将尹子琦大营,击杀敌军一万余人,差点活捉尹子琦。不得不说,张巡确实够狠,用兵也很有一套。不久,尹子琦继续攻城,不慎被张巡射中左眼,成了独眼龙。

  wE6kbJKRgiesjaisrWJqVenmc1LqvSm3PWa5ckkTXjCa81563991957828.jpeg

  张巡用兵厉害,数次击败叛军,尹子琦恼羞成怒,于是玩起“长围”,断绝睢阳城内粮草供应。如此一来,张巡遇到了麻烦,没粮食,温饱解决不了,谈何杀敌报国呢?到了七月,每名士兵每日仅分得米一勺,要饿着肚子打仗。八月,粮食几乎断绝,张巡让士兵杀战马充饥,食野草、老鼠、麻雀、树皮。九月,城内连老鼠都差不多被吃光,树皮也没了。此时,张巡做了一件颇引起后世争议之事,即是将自己的爱妾杀了,煮给士兵们吃。另一守将许远,也效仿张巡,将自己的家奴杀了,全部充作军粮。10月,南霁云外出救援被拒绝,大将贺兰进明拥兵数万,可就是不愿意增援。南霁云没办法,只好去别处借兵,得3000余人,可半路被截杀,只带1000余人回城。可以说,睢阳已经陷入绝境,唯有撤出才是万全之策,可张巡发誓要坚守,阻止叛军攻打江淮。

汉子,于是劝降,可惜被拒绝,直呼:“南八,男儿一死而已,不能向不义的人投”,因此遇害,时年49岁。

  R9ygzr5fckyYH3sEtGglRmmaahyy6EFqec0yJZUiRNEcB1563991959312.jpeg

  张巡此次战斗,手头兵马7000余人,抗住叛军18万人,击杀12万。睢阳城虽然被攻破,可张巡保住了江淮财税重地,为唐军反攻赢得时间,城池陷落前后十多天,唐军收复长安、洛阳。韩愈对此评价:“守一城,捍天下,以千百就尽之卒,战百万日滋之师,蔽遮江淮,沮遏其势。天下之不亡,其谁之功也”。换句话说,张巡保住了江淮,唐朝因此得以再续命150余年。试想,若是睢阳陷落,江淮大地战乱不休,没了财税来源,唐朝还能延续吗?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