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孙伯翔为中央党校等题写牌匾,还有人说是丑书吗?

  近日,由孙伯翔题写的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两块牌匾,悬挂到了中共中央党校研究生院大门前。

  

  这个消息,在书法界引起了热烈的反响和众多的点赞,已经好几年不对书法现象“说话”的“老斯”,也忍不住想点个赞,说几句。

  这次孙伯翔题写中央党校校名,破了几个先例,有几个值得关注的特点。

  

  一是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这样的重要党和国家机关,由“一介布衣”(借用网上的称谓)来题写牌匾,这是不多见的,也许是“破天荒”第一次。

  二是极为罕见地用了繁体字。

  三是由已经85岁高龄的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来题写。

  四是所用字体为碑味极重的楷体。也许还可提炼出其他特点,单就这几个特点,已经让人觉得非同寻常了。

  

  ——中央党校和国家行政学院,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显得“高高在上”,相当遥远,请一位普通书法家(孙伯翔自然名气很大,但应该还是属于“布衣”)来执笔写校名,还是比较接地气的,有亲和力。

  ——近些年,许多城市为了不知什么原因,纷纷强制性拆掉书写体牌匾,改为统一制作的电脑体牌匾,简直惨不忍睹,也是对传统文化的不尊重,甚至是一种摧残。这次中央党校校名采用书法家的手写体,是不是一种改进呢?

  

  我觉得应该是。至少,再有地方要强拆手写牌匾时,也可以作为一个据理力争的理由。想当年高二适的书被抄去,他就据理力争:我从电影纪录片看到毛主席书房也是有许多书的,他可以有书,我为何不能有书?后来居然真的被他要了回来。

  ——一味要求写简体字牌匾也是一件有苦说不出的事情,我也经常碰到,很无奈。比如隶书,有的字古代没有,当然也可以凭感觉写出来,但是总觉得不美观,怪怪的。今后,也可以此为例,据理力争,该写繁体就写繁体了。实际上,彻底禁止繁体字,也是不利于弘扬传统文化的。

  

  ——孙伯翔老先生85岁了,还能写出这样高水平的牌匾,令人敬佩。他淡泊名利,在书法界以低调出名。这件事对书法家们应该也有一个示范效应。书法追求“人书俱老”,能够到了高龄依然保持旺盛的创作力,这才是真本领。

  ——孙伯翔走得一直是规规矩矩的传统路子,终成碑学大家,他并没有刻意去“创新”,走哗众取宠的路子。这一点,也是值得玩味的。

  

  最后想说的是,这些仅仅是我的一孔之见,也许这件事只是一个“偶然事件”,但我还是觉得这件事对书法界、对文化界来说,是一个可喜的进步。

  作者:斯舜威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