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监管忧风险 信用卡有点小烦恼

2019年,商业银行的零售业转型继续推进。信用卡业务作为最重要的零售业之一,已经告别了疯狂扩张的增长趋势。

与此同时,监管机构已开始规范和控制新兴的信用卡风险。近日,北京银监局发布了《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13项措施中有5项直接涉及信用卡业务。另据消息来源称,一些银行需要在下半年控制信用卡业务。

然而,《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信用卡业务在促进业绩和提高客户粘性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银行对其的重视程度不会改变。

增长缓慢

记者梳理了上市银行的半年报,发现一些主要银行的发卡增速明显放缓。

截至2019年上半年,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行和中国银行共发行1亿多张信用卡,其中工商银行率先发行1亿多张信用卡。

然而,发卡增长率有不同的表现: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分别比年初增长一位数,分别为2.28%,5.43%和6.93% 。工行仅发行了345万张新卡。建行和中国银行的数量分别为660万和767万。

值得注意的是,交通银行发行的信用卡金额也出现了负增长。截至上半年末,本行信用卡账号(含准信用卡)为7147万,比上年末减少8万;上半年贷款余额减少500多亿元,减少10%。

ABC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上半年,发卡总数为1.14亿张,新发卡数量为1093万张,比上年末增长10.6%。同时,该行信用卡透支额为4546.75亿元,比上年末大幅增长19.43%。信用卡消费9598.5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3.96%。原因是中国农业银行在半年报中提到,上半年加快了信用卡动员和现场开发,实现了ETC信用卡互联网分销。

此外,由于信用卡业务增长空间巨大,邮政储蓄银行信用卡增长率居首位。截至上半年末,该行共有27,528,800张余额卡,比上年末增加19.17%,新卡519,780张,比去年同期增长28.94%。邮政储蓄银行董事长张金良在行业绩效会议上表示,下一步将是加快信用卡业务的发展,开展信用卡业务的准机构改革,提高信用卡业务的数量,质量和效率。卡片尽快发行。

截至2019年6月底,CCBC,中信和光大在上半年发行了600多张卡。其中,中信发行新卡700多万张,平安,民生,兴业银行发卡400多万张。在信用卡发行增长率方面,股份制银行也在放缓,如中信,招商,平安和法兴银行,去年年底信用卡发行增长率为10.95%,分别为7.48%,8.3%和10.6%,而2018年上半年四家银行的相应增长率均在15%以上。

央行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也显示,截至第二季度末,我国信用卡(包括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11亿张,环比增长3.04%。而在去年同期,我国信用卡(包括借贷合一卡)发卡量环比增速为4.07%。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用卡发卡数量增长放缓,可能是因为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和金融强监管政策下,以及互金领域的共债风险使得银行主动调整策略,对于信用卡的策略不再那么激进。

不良抬头

黄大智对记者特别提及,始于2018年的P2P暴雷潮也增加了信用卡的风险。

《国际金融报》记者对主要发卡银行统计发现,除了农行、中信的信用卡不良率较上年末有所下降,其他银行均上升,且部分银行上升幅度较大。

国有银行中,截至上半年末,农行信用卡不良率1.43%,较上年末下降0.23个百分点;建行上半年信用卡不良率为1.21%,较上年末增长0.23个百分点;此外,交行信用卡透支不良率2.49%,比上年末突然大幅提升0.97个百分点。

股份制银行中,中信银行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86.78亿元,不良率1.74%,较上年末下降0.11个百分点。招商、浦发、兴业、平安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均有所上升,其中兴业银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1.26%,较上年末增长0.2个百分点,结束近年来一直下降的趋势;浦发银行信用卡不良上升也较快,信用卡贷款不良率2.38%,较上年末增长0.57个百分点,自2016年以来持续增长。

关于信用卡不良率,中信银行在半年报中表示,2018年以来,现金贷、互联网消费贷、P2P等市场放贷主体日益增多,债务风险不断聚集,市场共债客群资产质量波动明显,此类风险有向信用卡行业传导的趋势;同时,随着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部分地区及行业从业者的就业及收入稳定性受到一定影响,导致部分客户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降低。两重因素叠加,致使信用卡业务风险有所上升。

黄大智分析称,对于风险的主要因素 共债风险,银行首先应该在审核方面,对于共债客户的审核更加严格。其次是引入各类征信、政务、互联网机构等外部数据,提升风险管理水平。

不过,多家银行表示,已加强了对信用卡业务的风险管控。

“从行业来看,今年上半年,信用卡业务风险是整体上升的,为此我们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相信下半年,信用卡新增不良将逐月下降,并于四季度趋于平稳。”交行副行长侯维栋表示。

战局激烈

监管层也已关注到信用卡领域的潜在风险。

比如,已有地方监管机构针对信用卡风险下发文件。北京银保监局日前印发《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要求辖内商业银行审慎制定信用卡分期业务风险资产分类标准、加强信用卡资金流向和套现交易的监控。

此外,据媒体报道,7月底,监管部门召集部分银行分管管理层开会,对下半年信用卡业务作出指导要求,要求银行控制信用卡业务等。

华东地区某国有银行分行管理层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尚未听说相关通知。

据记者了解,尽管主要发卡行的信用卡业务增速呈现放缓态势,但并不意味着银行业对于信用卡的重视程度有所改变。

在黄大智看来,目前信用卡的风险水平仍然处在较低的可控水平,需要重点关注的是共债带来的风险以及资金流向的问题。目前的监管仍以风险提示、窗口指导为主。

“信用卡是刺激消费的有力工具,且信用卡人均持卡率也处于较低水平,风险尚无大幅提升,全面的严监管应是小概率事件。”黄大智进一步表示。

事实上,在国有行和股份行深耕零售市场的同时,城商行也已开始加入战局。

从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来看,上半年长沙银行大力优化信用卡用卡环境,加大信用卡营销推广。截至上半年末,该行信用卡发卡量突破100万张,较年初增加29.21万张;上海银行信用卡流通卡数达487.01万张,较上年末增长10.77%;江苏银行信用卡发卡量突破220万张,新增发放信用卡55.2万张,同时带动了该行中间业务收入增长。

某城商行相关业务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目前其所在行对信用卡业务的定位没有变化,依然有考核任务。

除了提升中间收入等作用,对于银行来说,发展信用卡业务也在帮助获客、增强客户黏性方面大有可为。

“2019年我行零售业务的重点发展方向之一就是通过信用卡业务拉动客群增长,和互联网平台合作推出特色卡片吸引客户,尤其是年轻客户,在批量获客之后将其提升为有效户。”该业务人士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DF1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