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增强金融机构克服“顺周期思维”的内在动力

王一彤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员会”)会议上出现了一个新鲜发人深省的表述。国务院副总理刘和在会上强调,金融机构应该克服顺周期思想,帮助实体经济。

金融机构的“循环思维”是什么?也就是说,当经济蓬勃发展时,投资者和金融机构期望良好的高情绪,从而增加风险偏好。投资行为趋于大胆,信贷将不合理地增加,大量流动性将涌入市场。当经济下滑时,投资者和金融机构预计会转向悲痛,情绪低落,强烈的合约意愿,从而降低风险偏好,投资行为趋于保守,信贷往往会收紧,而财政资源则由实体经济将大幅减少。

如果投资者和金融机构习惯性地坚持“概率思维”,那么过度乐观可能会将周期性繁荣转化为非理性繁荣,助长债务和泡沫风险;其过度悲观可能是一个暂时的经济。经济衰退拖累了萧条的深渊,使实体经济恶化。在两个阶段的影响下,不可避免地会引起经济波动。

刘鹤在会上提出,“克服顺周期思维”具有深刻的意义,这对稳定市场预期,缓和经济波动,应对下行压力尤为重要。那么如何让金融机构“克服顺周期思维”?一方面,支持实体经济是金融机构的“主体责任”。正如本次会议所强调的那样,金融机构应加强主要责任,注重服务实体经济,注重风险解决,克服顺周期思维,有利于实体经济。换句话说,为了克服顺周期思维,监管机构对金融机构的要求和指导很重要。

另一方面,加强金融机构克服顺周期思维的内部动力更为重要。在萧条时期对繁荣和悲观感到乐观和激进是很自然和可以理解的。金融机构对市场变化做出反应是自然且可以理解的。难以依靠管理当局的行政要求和命令,或者更难于对金融机构的“概率思维”进行“实践”。因此,我们应该找到方法,使金融机构能够自发地对经济状况做出理性的判断,从而主动抛弃顺周期思想,而不管“好日子和逆境”,坚持支持实体经济。这种自给自足比对金融机构背后的金融机构的监督要好。

强化金融机构克服顺周期思维的内在动力。从本质上讲,要坚持“繁荣终将衰落,萧条终将回升”的理性态度,在市场波动面前作出的决策将更加平和。经济服务业更加稳定,即不允许周期性繁荣变异为泡沫,不将周期性低迷推入衰退的深渊。要实现上述目标,就要努力使经济环境本身更加合理、稳定、成熟。这与短期逆周期调整和长期深化改革密不可分。

短期内,金融机构容易出现“概率性思维”,这与近期的宏观经济波动有关。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为6.3%,增速较上年回落0.3个百分点。作为领先指标,8月份制造业PMI为49.5%,比上月下降0.2个百分点,并且连续4个月低于50%。可以看出,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确实放慢了,企业的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也不是很乐观。面对动荡,金融机构的风险承受能力下降,公司不愿出借和担心贷款。一方面,金融机构应在监督评估的指导下敢于放贷,并愿意放贷。另一方面,应加强反周期调整,以消除经济周期的波动,使“广义货币”向“广义信贷”的传导顺畅,成为一个真实的经济环境。随着业务运作的改善,金融机构可能愿意放宽信贷。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吉吉在近日召开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表示,应通过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一是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增效,二是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松紧适度。相关政策已经落地,地方专项债发行提速、扩容,以及近日实施的全面降准与定向降准,都标志着逆周期调节的加力。这有望减轻短期经济波动,使金融机构的预期更理性。

长期来看,金融机构唯有生长在结构更优、更成熟稳健的经济体系中,才能保持高度理性,即使在经济下行时也坚持支持实体经济。因为,逆周期调节还不足以解决经济中长期性与结构性问题,需要改革协同推进。为什么中国经济的基本面长期向好,但一出现短期性波动,市场和金融机构的预期就会不稳?原因在于,我们的经济体制改革还不够深入,促进经济长期稳定与增长的长效机制尚不够健全;全要素生产率还不够高;我国市场经济中非市场的因素还较多,开放程度还不足。只有依托大力度的深化改革解决上述问题,才能构建起高度市场化、符合良好长期基本面的成熟经济体制。

不少专家学者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认为,要进一步开放,引入更多的科技和国际经验,来提高生产率,帮助我们迈过“中等收入陷阱”。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则认为,要使中国的经济增长具有更强的普惠性和包容性,需要致力于提升人力资本的质量,并推动社保、医疗、就业等保障体系更具全国性。

总之,唯有通过有效的逆周期调节以及足够力度的长期改革,建立起一个短期波动更小、长期运行更稳、市场化水平更高的成熟经济体系,生长其中的金融机构才能更理性,少一些“顺周期思维”,多一些支持实体经济的韧性与毅力。

(责任编辑: 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