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我行我素的博尔顿:被驱逐的白宫“战争狂人”

?

2018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任命约翰博尔顿为总统的国家安全助理。消息一出,怀疑论者就给博尔顿贴上了“极端激进分子”,“鹰派中的鹰派”,“战争狂人”的标签。“每个人都必须系好安全带。”

9月10日,一年半后,当特朗普在Twitter上宣布博尔顿已经离开时,连华盛顿周围的人似乎也松了一口气。极端保守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说,博尔顿离开时,“发生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呈指数下降。”

据美国媒体报道,博尔顿对特朗普在阿富汗,朝鲜半岛以及伊朗核问题以及其他外交和安全政策的持续尴尬是他突然被免职的诱因。

从“我想要的人”到“我非常不同意他”

特朗普在任命博尔顿时宣布“这是我想要的人”。特朗普在宣布博尔顿被免职的推特文章中表示不满:“白宫不再需要他的服务。” “我强烈不同意他的许多建议。”

就在博尔顿被免职前几天,特朗普戏剧性地宣布中止与塔利班的和谈近一年。美国媒体透露,这起事件是由于特朗普政府内部存在严重分歧,博尔顿在阿富汗问题上扮演了麻烦制造者的角色。诸如《华尔街日报》之类的媒体报道称,过去一周,博尔顿为反对美国与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之间达成和平协议而进行了艰苦的努力,甚至激起了特朗普在戴维营的预定秘密会谈,使特朗普感到沮丧为了寻求阿富汗撤军的“外交成果”。

博尔顿的破坏者远非仅限于阿富汗事务。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博尔顿和特朗普在伊朗,朝鲜和委内瑞拉等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博尔顿主张对伊朗和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并主张对朝鲜采取强硬立场。特朗普不想违反选举承诺,也不想美国进一步从事海外战争。此外,特朗普三度会见了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最近还提出无条件会见伊朗总统罗哈尼。这些手势与博尔顿的建议不一致。

《纽约时报》今年5月,特朗普曾私下表示,他幸运地绑架了博尔顿,否则美国可能陷入更多战争。博尔顿被解雇后,白宫发言人承认,总统和博尔顿在许多问题上“不同步”。

被指控与博尔顿的“宫殿”在一起的庞培在10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两者在许多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在白宫团队中,庞培被称为“特朗普是领袖”,这与博尔顿的不守规矩相矛盾。

我行我素的“战争鹰派”

博尔顿出生于1948年,曾就读于耶鲁大学并获法学博士学位。越战期间他曾想方设法躲避入伍。他辩解说,战争败局已定,自己“不想死在东南亚的稻田里”。

在里根和老布什政府时期,博尔顿在国务院、司法部等处担任高级职位。小布什执政时,他曾任国务院负责军控和国际安全的副国务卿、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任常驻联合国代表期间,博尔顿因立场强硬多次引发外交风波。在《经济学人》杂志看来,博尔顿是“美国送到联合国最富争议的大使”。

博尔顿不担任公职后,经常参加新保守主义论坛并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在保守电视节目出任时事评论员。他曾撰文批评奥巴马政府在外交上“没有骨气”,并对奥巴马政府签署伊核协议、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等做法持绝对否定态度。2015年,博尔顿在《纽约时报》撰文鼓吹对伊朗动武。他还多次呼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被美国媒体称为“战争鹰派”。

博尔顿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期间,特朗普政府先后退出伊核协议、《中导条约》等国际协议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万国邮政联盟等国际组织,在“单边主义”的偏道上越走越远。

博尔顿任内还在涉华议题上多次发表不负责任、捕风捉影、颠倒是非的言论,屡遭我外交部发言人严词驳斥。

“高危”职位的又一牺牲品

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与国务卿、国防部长并称美国国家安全的“三驾马车”。与后两者的提名需要国会批准不同,这一人选由总统本人直接任命,因此,从美国政治传统看,这一职位对总统和美国国安政策影响力更大。

特朗普上台以来,白宫要职走马灯般换人已不是新鲜事。尽管如此,作为特朗普任命的第三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被炒让外界再次意识到这一职位的“高危性”。

特朗普的第一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2017年2月因牵涉“通俄门”辞职。陆军中将麦克马斯特接任后,一度被视为白宫团队中的“理性派”和“安全阀”,但也因与特朗普“不合拍”而在一年后离职。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高级主任卡齐亚尼斯认为,特朗普心目中的博尔顿继任者应是一位不寻求颠覆伊朗政权、愿减少美国在中东驻军、支持与朝鲜对话的人。换句话说,就是与现阶段特朗普外交目标一致的人。

至于博尔顿,特朗普大概需要担心的是他会不会“反目为仇”。毕竟,博尔顿有过先例,当年他离开小布什政府后,曾出书对赏识提拔他的小布什的外交政策大加鞭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