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民间故事:神偷候二的故事

2019-09-20 08: 41: 49孟婆讲故事

乌鸦岭南岸有一座豪宅。这堵墙被石板覆盖着,墙大约有两英尺高。依偎在青松翠柏中,古朴而神秘。Hou Er不是本地人。为了踩到他,他经常走到乌鸦岭的婆婆跟前。Hou Er没有工具,拿着一根树枝或一根稻草,平静地打开了各种锁,只有三到五秒。当时,侯德珊的祖先以偷取潘仁美花园里的金环而闻名。这件事是潘家曼抄袭后秘密传递的。侯二世的产生已经有二十二代了。侯家族的每一代人只传播一个人。因此,当你提到这个地区的小偷时,你自然会想到Hou Er。侯家族窃取官僚主义者和地方暴君,穷人从不介入。婆婆家告诉他,乌鸦岭的穷人都很熟悉基本知识,但是墙里的人很神秘,白天大门紧闭,晚上只有一辆黑色的车过来,然后叮当声从里面系上了大铁门。天不亮了,汽车驶出院子,然后铁门又砰的一声关上,锁上了一把重约半磅的重锁。侯耳振在离大厦不到50米的灌木丛中,眼睛盯着门。连续等了五个晚上,没有动静。

夏季有很多蚊子,他的手和脸上布满了许多红色的蟑螂,而且痒感很不舒服。他必须了解主要家庭的相关情况才能入门并万无一失。这座深宅大院不像一个小房子,如果失败了,它将损害祖先的声誉。侯尔的脸和手涂有凉油,天空是黑色的,被保存在灌木丛中。晚上11点,路灯转弯,一辆汽车停在大厦的门口。一个穿着白色超短裙的女人从汽车上下来,一串钥匙砸在铁门上。门开了,汽车直驶了进去。那个女人关上门,砰地一声,门猛地撞了。侯尔没有看见那个女人的脸,一个不知道如何落在他左脸上的蚊子,他猛烈地猛撞着,双手很粘。他起身来到庄园的门,听着他的耳朵,首先是水声,然后是哈哈声,那是非常愉快的。当侯回到灌木丛中时,天空已经很明亮了。这时,铁门猛地打开,黑色的汽车开了。这位年轻的女士出去了,变成了一条绿色的超短裙,穿着一件棕色的衬衫和一张鹅绒的脸,洁白而柔嫩。她掉下锁,上了公共汽车。侯尔吞下了,哦,真的。为了确定他们的工作时间,侯尔将不得不住几个晚上。

有几个晚上,他们都在十一点左右回来,然后他们没有露面。到了晚上,池塘里的鱼漂浮在水面上,就像一只猫在水下捉住了它们。泥浆也像癫痫病一样在水中钻了钻。蹲在水面上,上下飞行。今晚似乎有大雨。侯尔认为,如果房东不回来,今晚是个不错的起点。他跪在灌木丛中,目瞪口呆,像一个专职的警卫。蚊子的数量比过去更多,可能是因为天空的变化。俗话说,没有办法做到,只能看着小偷吃,没有看到小偷打架。风在吹,树叶知道悲伤在尖叫,而蚊子则少得多。东南方向闪过,接着是咆哮的雷声,天要下雨了。侯尔看着手表,才十二点钟。他们不会回家。侯尔用手抚摸锁体,用细细的棍棒扭动并锁紧。大厅的门锁在几秒钟内被打开。他直接去了二楼的卧室,那里大部分的钱都藏起来了。带着手电筒的光,经过十分钟的探索,我找到了一只金表,一对玉坠,两千元人民币。在抽屉的书下,有一对夫妇的照片。是一对侯尔向左和向右看。照片中的女人不比她来自的那个女人大。这是别人的私事。你为什么要管理这么多?他锁上两扇门,大步走到街上。

大雨倾盆而下,像窗帘一样落下。Hou Er没有马上离开Raven Ridge,他也不得不观察大厦的运动和风。大家都知道婆婆有一个亲戚,而Hou Er的离去恐怕是引起怀疑的。我计划三天内不动就回到政府。我知道在第三个晚上的中间,Hou Er被大厦的卧室里耀眼的蓝色蓝光吸引住了。直觉上,这是一块钻石,价值不菲。他决定再花几天时间开始。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每天晚上,卧室总是会闪一段时间的蓝色,然后变暗,笑声传来。夜色很静,我只能听到呼噜声,偶尔还会有青蛙从远处飞来。似乎夜晚属于侯耳一,聆听大自然在寂静的旷野中的表演。已经十二点了,Hou Er想开始,但我想等一下,因为这是一个大生意。他摸索着找锁,感觉有点不一样,不像以前那么大,而且看起来很光滑。移开树枝和叶柄,不要打开。他从发丝上拔出一根软线,砰的一声关了好长时间,都没有用。突然出汗,他头上的汗掉了下来。Hou Er取出打火机,虽然这是专家最忌讳的事情,但仍然需要小心锁住锁孔的形状和形状。我好久没看到门口了,锁和普通的锁一样。只是牌子写着:梅花锁。Hou Er没有见过这样的锁,他抚摸着自己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孩子。正是这个孩子失去了尊严和信心。临走前,Hou Er吻了吻温暖的锁,吻了梅花的芬芳。从此以后,河湖上就没有小偷的影子了。

乌鸦岭南岸有一栋豪宅。墙壁上覆盖着厚板,墙壁高约两英尺。坐落在绿色的松树和柏树中,简单而神秘。侯尔不是当地人。为了踩他,他经常走到乌鸦岭的岳母。侯尔不用工具出去,拿了一根树棒或一根稻草,平静地打开了各种锁,只有三到五秒钟。当时,祖先侯德山因偷走潘仁美花园水域中使用的金戒指而闻名。此事在潘家满抄袭后被秘密传送。侯二世的世代已有二十二代。侯氏家族的每一代只传一个人。因此,当您提到这方面的小偷时,您自然会想到侯尔。侯氏家族偷走了官僚和土豪,穷人从未参与。婆婆一家告诉他,拉文岭的一个穷人都熟悉基本知识,但是围墙里的人都很神秘,白天的大门是关着的,只有一辆黑色的汽车在晚上,然后是大铁门。叮当声是从里面绑的。天空没有照耀,汽车驶出了院子,然后铁门再次被重磅重的重锁锁住了。侯二珍坐在距大厦不到50米的灌木丛中,目光注视着门。连续等待了五个晚上,没有动静。

夏季有很多蚊子,他的手和脸上布满了许多红色的蟑螂,而且痒感很不舒服。他必须了解主要家庭的相关情况才能入门并万无一失。这座深宅大院不像一个小房子,如果失败了,它将损害祖先的声誉。侯尔的脸和手涂有凉油,天空是黑色的,被保存在灌木丛中。晚上11点,路灯转弯,一辆汽车停在大厦的门口。一个穿着白色超短裙的女人从汽车上下来,一串钥匙砸在铁门上。门开了,汽车直驶了进去。那个女人关上门,砰地一声,门猛地撞了。侯尔没有看见那个女人的脸,一个不知道如何落在他左脸上的蚊子,他猛烈地猛撞着,双手很粘。他起身来到庄园的门,听着他的耳朵,首先是水声,然后是哈哈声,那是非常愉快的。当侯回到灌木丛中时,天空已经很明亮了。这时,铁门猛地打开,黑色的汽车开了。这位年轻的女士出去了,变成了一条绿色的超短裙,穿着一件棕色的衬衫和一张鹅绒的脸,洁白而柔嫩。她掉下锁,上了公共汽车。侯尔吞下了,哦,真的。为了确定他们的工作时间,侯尔将不得不住几个晚上。

有几个晚上,他们都在十一点左右回来,然后他们没有露面。到了晚上,池塘里的鱼漂浮在水面上,就像一只猫在水下捉住了它们。泥浆也像癫痫病一样在水中钻了钻。蹲在水面上,上下飞行。今晚似乎有大雨。侯尔认为,如果房东不回来,今晚是个不错的起点。他跪在灌木丛中,目瞪口呆,像一个专职的警卫。蚊子的数量比过去更多,可能是因为天空的变化。俗话说,没有办法做到,只能看着小偷吃,没有看到小偷打架。风在吹,树叶知道悲伤在尖叫,而蚊子则少得多。东南方向闪过,接着是咆哮的雷声,天要下雨了。侯尔看着手表,才十二点钟。他们不会回家。侯尔用手抚摸锁体,用细细的棍棒扭动并锁紧。大厅的门锁在几秒钟内被打开。他直接去了二楼的卧室,那里大部分的钱都藏起来了。带着手电筒的光,经过十分钟的探索,我找到了一只金表,一对玉坠,两千元人民币。在抽屉的书下,有一对夫妇的照片。是一对侯尔向左和向右看。照片中的女人不比她来自的那个女人大。这是别人的私事。你为什么要管理这么多?他锁上两扇门,大步走到街上。

大雨倾盆而下,像窗帘一样落下。侯尔没有立即离开乌鸦岭,他还不得不观察大厦的运动和风。每个人都知道婆婆有亲戚,而侯尔的离开害怕引起怀疑。我计划三天之内不带任何动静地返回政府。我知道在第三天深夜,豪尔被豪宅卧室中刺眼的蓝光所吸引。直观地讲,它是一块钻石,值得很多。他决定再花几天时间开始。在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晚上),卧室始终会闪烁蓝色一段时间,然后变黑,并且发出笑声。夜晚是如此的安静,我只能听到打noise的声音,偶尔还有远处的青蛙。夜晚似乎属于侯尔乙,聆听大自然在宁静旷野中的表现。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侯尔想开始,但我想等一下,因为这是一笔大买卖。他摸索着锁,感觉有些不一样,没有以前那么大,而且看起来非常光滑。移开树枝和叶柄,切勿打开。他从发际线上拉出一根软线,将其猛击了很长时间,但无济于事。突然出汗,头上的汗水掉了下来。侯尔拿出打火机,虽然这是专家最忌讳的事情,但仍必须小心地锁住钥匙孔的形状和形状。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门口了,而且锁和普通锁一样。只写品牌:梅花锁。侯尔没有看到这样的锁,他在抚摸自己的手,就像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正是这个孩子失去了尊严和信心。离开之前,侯尔在温暖的锁上亲吻并亲吻,然后亲吻了梅花的芬芳。从那以后,小偷侯尔就再也没有影子在江湖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