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一汽轿车:重组的红与黑

?

最近,一汽汽车(.SZ)宣布,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已获得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批准,该委员会原则上同意了公司资产重组和支持的总体计划。融资。

早在9月2日,一汽轿车发布了重组草案,意在列出该公司除金融公司,新安保险和部分保留资产以外的所有资产和负债,母公司一汽股份在其中一汽100%股权的等值部分将被替换。

一汽汽车的重组价格为1000.9亿元,该资产为一汽汽车有限的100%股权。收购价格为50.08亿元。两者相差219.21亿元。一汽轿车以现金和已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其中人民币199.21亿元的价格由公司以已发行股份的形式支付,其余的人民币20亿元以现金支付。同时,一汽轿车还将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35亿元。

乘用车业务以失败告终

在更换之前,一汽轿车的业务完全是乘用车,以及一汽奔腾和一汽马自达等自有品牌,但是这些品牌以及整个公司的发展并不理想。

风数据显示,2013- 2018年,一汽轿车收入分别为297.65亿元,338.57亿元,266.64亿元,227.1亿元,279.02亿元,255.24亿元,净利润为10.08亿元。 11.9亿元,6057万元,-100.3亿元,3.18亿元和2.76亿元。在过去的六年中,公司的收入和净利润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7.01亿元,同比下降18.2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64万元,同比下降88.09%。

2019年8月,一汽马自达售出7,716辆新车,同比下降18%; 1-8月累计销量为53900辆,同比下降29.26%。截至8月31日,一汽马自达的月度销量已下降16个月。

早在2019年4月,一汽轿车就发布了更换资产和重组一汽轿车的计划。从结果来看,一汽轿车的运行失败。

重型卡车业务脱颖而出

一汽汽车和一汽解放隶属于一汽集团,但重组完全是一项业务变革。上市公司的主要业务已从原来的乘用车变为商用车。乘用车客户主要是C端消费者,而商用车客户主要集中在B端企业。

2017- 2018年,一汽解放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08.33亿元和726.53亿元,2019年一季度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2.4亿元和14.53亿元,257.84亿元和7.07亿元。在过去的两年中,一汽解放的收入相对稳定,但净利润却大幅波动。

数据显示,一汽解放专注于商用车业务。产品结构以中型,重型和轻型开发的重型车辆为主导。该公司在中型和重型汽车制造领域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一汽解放的重型汽车包括J6P,J6M,JH6,Tian V和悍V产品。重型车辆主要用于载货量大的拖拉机,主要用于长途干线物流,日用,煤炭,危险品,沙石和砾石罐的运输需求,而中型卡车J6L和Long V主要满足日常散货,港口集装箱,零担,快递,绿色和卫生的需求。

中国整个重型卡车行业目前处于相对成熟的阶段。根据太平洋证券的研究报告,CR8行业的市场份额在2009-2018年从88.97%增加到94.03%,CR5市场份额仍保持在80%以上。预计未来重型卡车行业的集中度将继续增加或进一步增加。

目前,重型卡车行业的CR5是一汽,东风,中国重型卡车(.SZ),陕西重型卡车和北汽福田(.SH)。自2009年以来,CR5制造商的市场份额一直保持在10%以上。市场份额比较稳定。在解放一汽方面,国内重型卡车市场的前五名最为抢眼,其重型卡车市场份额已从2013年的17%增加到23%。

一汽解放有一个历史,其他公司无法在重型卡车业务中复制。其前身是中国一汽主要生产中,重型卡车的专业工厂。 1956年7月13日,新中国的第一辆汽车解放解放卡车下线,这终结了中国无能力生产汽车的历史。 1980年代,在改革开放政策的推动下,中国一汽自主研发生产了第二代解放CA141卡车,并实现了第二次创业。在1990年代,独立研发生产了第三代和第四代产品,实现了柴油生产的转型和卡车生产的平整度。

一汽解放是中国最早生产商用车的企业。它的历史优势和先发优势决定了其目前的市场地位,一汽在重型卡车领域所保持的领先地位很难在短期内改变。

轻型卡车业务面临挑战

在轻卡领域,一汽解放主要有Tiger V和J6F这两种产品,用于满足中短途城市物流,长途运输以及城乡运输的需求。

但在轻卡领域,福田奥勒是国内轻卡市场的主力军,也是福田汽车集团旗下战略业务品牌之一。自2005年诞生以来,福田A已售出近80万辆汽车,这是国内高端轻卡销售的冠军。

2013年,福田轻卡销售了近40万辆; 2014年,由于市场情况和竞争压力的增加,销量直线下降。然而,在接下来的四年中,北汽福田轻型卡车的销售稳步增长,仍然占据领先地位。

在过去的十年中,北汽福田轻卡的市场份额已远远超过其他公司,保持在20%左右,位居第一。江淮和江陵的市场份额基本稳定在10%左右。在2017-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一汽解放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5%,2.34%和3.78%。尽管它已经有所改进,但仍远远落后于主要竞争对手。

根据太平洋证券,从2010年到2018年,一汽解放的轻型卡车业务从未超过5%;将来,随着集中度的提高,一汽解放的轻型卡车业务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关联方的欠款令人担忧

从整个财务报表的角度来看,一汽解放最令人担忧的问题是“其他应收款”。

其他应收款,是指除应收票据,应收账款,预付款,应收股利和应收利息以外的各种应收款和企业的临时付款,主要包括各种应收款。赔偿,罚款,例如因公司财产的意外损失而从有关保险公司收到的赔偿等;更准确地说,是正常业务运营以外的其他应收款。

2017-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一汽解放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08.33亿元,726.53亿元和257.84亿元。期末其他应收款分别为177.03亿元,149.6亿元和220.57亿元。元。在2019年第一季度,一汽解放的其他应收款规模接近整个公司的当前营业收入。

还有许多其他应收款需要担心其背后的风险,这些应收款基本上来自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以下简称“一汽股份”)。

在其他应收款中,2017-2018年和2019年一季度,一汽集团母公司应收其他款项分别为173.2亿元,143.63亿元和216.16亿元,分别占97.73%。96.01%,98%。此外,一汽解放基本上对一汽的应收款项没有怀疑。 2017年其他应收款173.02亿元,呆账准备金为零; 2018年其他应收款为143.63亿元,呆账准备金为14.49。 2019年第一季度,其他应收款为216.16亿元,计提的坏账准备为14.49万元。

面对其他应收款超过100亿元,一汽在过去三年中的解放只需要不到30万元的坏账。尽管他们都是唯一股东,但这种操作过于宽松。

将由清单取代的一汽解放将形成一个独立的业务系统。如果继续采用这种方法,将不可避免地增加股东在二级市场的投资风险。

这不仅是风险的增加,更是令人困惑的是,为什么会有如此大量的其他应收款。

一汽是中国汽车工业中最强大的汽车集团之一。它拥有一汽解放,一汽吉林汽车,一汽大众,一汽汽车,一汽夏利等汽车公司。其业务领域包括汽车研发,生产和销售。从业务范围可以看出,一汽股份包括汽车制造,新能源汽车制造;汽车零件(例如发动机和变速箱)的设计,开发,制造和销售;金属铸造,锻造,模具加工;工程技术研究与测试;服务;计算机和软件服务;火力发电和供电;热力生产和供应;供水和供气;公路货运;仓储;机械设备,五金交电,电子产品及汽车材料销售;可以看出,一汽集团不仅是一家产业链完整的公司,而且还涉及汽车以外的许多行业。

一汽共有18家公司。涉及的行业不同。这些业务的利润率也不同,一汽解放是最好的部门之一。这更令人怀疑。一汽如何释放控股公司超过200亿元的其他应收款?上市之前,一汽股份似乎给出了更合理的解释。

根据修订后的草案,一汽解放的其他应收款“主要是由于调整一汽解放股东一汽股份的内部资金调拨所致”,“截至本报告签署之日,一汽已完成该款的归还”。

关于关联方的欠款和轻型卡车业务的未来发展,《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向公司发送了询问信,至发行公司为止,没有任何回复。 (记者方力/文)

(编辑:李春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