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公平正义的理论特质

?

作者:林锦屏(广东省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高人民福祉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出发点和归宿,也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重要价值取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稳定解决了十亿多人的温饱问题,实现了全面小康。它将很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们对更好生活的需求越来越广泛。它不仅对物质和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新时期,团结和领导人民的中国共产党追求的公平正义是对马克思主义公平正义观的继承和发展。它体现了我们党的奋斗理想和价值追求,符合中国国情,植根于中国土地,具有鲜明的理论特色。

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正义观

强调生存的优先性。马克思主义的公平正义观重视正义与人的需要的相关性。认为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应当为满足人类生存需要、生产需要和自由发展需要创造条件和提供制度保障,生存需要的满足应当作为优先和前提。基于此,国家的“生存”和人民的“衣食”被视为实现“小康社会”和“美好生活”的先决条件。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一再强调,解决好吃饭问题始终是治国的重中之重。出于同样的原因,在判断该制度是否公正时,生存权被赋予“一票否决”的优先权。它被认为是人类尊严和人类价值的底线保障,也是评判正义的最低尺度。

把生产放在根本位置。马克思主义认为,正义作为价值观的要求,从属于社会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真正基础是社会和经济发展。一个特定社会的经济状况往往决定了一个特定社会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作为社会经济条件的基本要素,社会生产具有根本意义。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强调,生产不仅是人们区别于动物的标志,也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条件。正是基于对生产基本地位的认识,中国共产党不断重申要确保和发挥生产的基本作用,肯定劳动者的地位和作用。

注重分配正义。对历史唯物主义者来说,分配正义不仅仅是关于权利和义务如何分配,而是关于分配正义如何产生和如何实现。在这方面,马克思主义者始终重视分配正义所依赖的先决条件等限制性因素。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由许多因素决定,最重要的是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现阶段我国许多违反公平正义的现象都是发展中的问题,可以通过持续发展、体制安排、法律规范和政策支持来解决”。为了解决现阶段的分配公平问题,一方面,中国共产党重视分配所依赖的生产要素,注重从根本上和生产上解决分配问题,努力把“蛋糕”做大。另一方面,从制度、机制和程序三个方面关注蛋糕的分割和保障。这意味着,除了缩小收入差距、扩大社会保障覆盖面和维护基本经济公平之外,实现公平和正义还必须努力在法律、制度和政策方面创造公平和公正的社会环境,以确保所有社会成员在教育、医疗保健、福利和就业方面享有平等权利。

权力的有效制度约束。一方面,对分配正义的需求必然要求国家在整体上进行资源、制度和权力的全面配置,这意味着分配正义具有对权力和制度的路径依赖,分配正义的实现必然依赖于权力的作用。另一方面,如果权力本身缺乏必要的限制,分配正义所依赖的权力很可能成为分配不公的另一个来源,这反过来又会加剧分配不公。因此,对权力本身进行制度约束和观念洗礼,特别是在市场经济背景下,依法树立权力、规范权力、限制权力、监督权力是极其必要的。基于这一认识,中国共产党合理地确定了权力归属,划定了明确的权力界限,明确了权力清单,并把制度的笼子关了起来。

用责任管理权利。马克思在《论犹太人问题》中指出,权利“不是基于人的结合,而是基于人的分离”和“权利的分离,这是一种狭隘而封闭的个人权利”。当前,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需要整合各种社会力量,实现社会和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应当充分尊重人民的合法权益,同时注重引导人民建立和谐统一的精神和责任感,甚至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关怀和责任感。

符合中国国情,扎根中国

适应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市场经济对我们应该呼吁的公平正义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倡导规则意识和法治精神。不提倡规则和法治,正义就无法产生,社会秩序也无法规范。崇尚知识和才能。只有以人力资源为第一资源,支持和重视教育,鼓励创新,才能不断激发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充分释放人的个性化发展和创造力,为市场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无尽的活力。由此可见,我们寻求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公平正义,并不取决于遵循同样的趋势,而是取决于它对市场经济的“服务”和“愈合”作用,从而保证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和增长。

它由特定系统支持。公平和正义不能只停留在概念层面,否则将变得空洞,无法有效地引导和整合社会。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公平正义的制度保障,强调“无论发展到什么水平,制度都是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保障”,并高度重视公平正义的制度建设。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如何进一步实现社会公平正义提出了非常具体的要求,如经济制度、公用事业、分配制度和民主政治制度。例如,在社会制度改革方面,强调“改革收入分配制度,促进共同繁荣,促进社会领域的体制创新,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加快形成科学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在司法制度改革中,强调司法制度建设必须“让人民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和正义”。在发展观方面,我们倡导共同发展,追求共同繁荣。就社会时尚而言,重点是通过制度创造公平公正的价值取向和社会意识。所有这些都是为了确保系统的公平和正义。

会落在人民的心中。公平正义能否最终实现,取决于它能否最终深入人心。“政府的繁荣符合人民的意愿,而政府的废除则违背人民的意愿。”中国共产党一贯强调,人民在日常生产生活中应该感到公平和正义。《纲要》强调,“全面深化改革的出发点和归宿必须是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高人民福祉。”它还强调,“改革和发展的成果应该越来越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我们党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和改善人民福祉为镜,全面审视体制机制和政策法规。凡有不符合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我们将予以改革。改革的重点是哪些领域和环节突出,哪些领域和环节突出。我们党大力完善公共服务体系,通过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社会政策支持和弱势群体保护保障基本民生,使制度安排更好地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使改革发展的成果更加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