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陕西子长黑水袭城调查:一洗煤厂侵占河道倾倒煤泥

?

陕西子昌“黑水攻城”调查

一家洗煤厂长期非法入侵和占领河道;一些居民在疏浚时被电击了

8月1日上午,陕西省子长市(县级市)华亚堡街桃树屯村的许多街道陷入了黑海。奔腾的洪流夺走了街道两旁的汽车,沿着街道涌入商人,使得黄土高原上的小镇曾经是泽国。

当天下午,子长市委宣传部通知“新京报”记者,事故原因:8月1日9时50分,两个渣点被清除。由于最近几天连续暴雨,子昌市瓦腰宝街。水库坍塌后,水库流入下游的鱼塘,导致鱼塘溢出,水流入洗煤厂,然后进入当地的岫岩河。

29d26fda09f54b1eb23f1d23b02fd65b.jpg

在暴雨过后,8月4日,一座农舍仍然被淹没在黑水中。 A14-A15版摄影(签名除外)/新京报记者张胜坡

支流从西向东贯穿整个城市,其南岸是桃树峪村。废渣点位于河流的上游。 8月1日上午,一股混有煤灰的黑水流入陶树峪村,引发洪水,进入岫岩河桃树桥附近的河流。

子昌市委宣传部表示,部分车辆因事故损坏,未造成人员伤亡。

事故发生后,据“新京报”记者报道,所谓的“处置点”实际上是一个“污泥坝”,当地的一家洗煤厂非法在河里倾倒了大量的煤泥。此外,这起事故给许多当地居民造成了严重的财产损失,甚至危及生命安全。在一个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的视频中,一团污泥,一个已经成为“泥人”的女人吸入了大量的污染物,并在体内受到多处伤害。她进入重症监护室,她的儿子在清理淤泥时触电身亡。

712de30ad1c1415aad6d4fb9549438f7.jpg

8月2日,陶树峪村第三家砖厂的工人正在清理工厂的淤泥。

黑水命中

8月1日早上8点,已经在陶树屿村第三家砖厂工作十多个小时的张建国(化名)准备回家了。这时,工厂经理匆匆大喊大叫,上游农民的老板告知,“大坝立即起飞,并迅速防水。”

第三个砖厂位于村河道。桃树沟的东侧是村庄生活区和河流的交汇处。

张建国立即要求工人将两台挖掘机开到工厂入口处,并想用挖掘机堵住水流。他自己赶紧赶到账户保存账簿,记录了所有工人的工作量,“被水冲洗,工人无法解释”。

大约10分钟后,山区洪水来了。 “水特别大,是黑水,”张建国说。两台挖掘机几乎没有发挥作用。水在很短的时间内涌入工厂和工厂,升至一米多高。张建国只能剪辑。帐簿在工厂里乱七八糟。

浸泡在水中的工人告诉他,他的双腿麻木了。张建国发现,在恐慌中,工厂的转换被遗忘了,可能是漏电。他很快让工人们站在电瓶车上。

“把我们的砖块拿走,两极都倒塌了,水太大了.”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张建国甚至说三个“太大了”。

e81ba3ecf42345d2b709972363fdfc32.jpg

山洪后,大量的粘液沉积在河中。

黑水横扫砖厂后,沿着桃树和村庄的道路,下游街道两侧的房屋和商店。

在网络上流传的多阶段直播视频中,洪水与泥土混合淹没在子长市的街道上,道路,汽车和电线杆被泥土沾染。在桃树沟桥上拍摄了一个视频拍摄者,湍流的黑白湍流冲过清澈的河流。旁边的路人迎接他很快离开,因为水已经开始桥接。在从河岸拍摄的下一个视频中,黑水从桃树沟桥的边缘倾泻而下,形成一个黑暗的“瀑布”。

当洪水来临时,李强(化名)正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工作。 “第一反应是拉下商店的卷帘门并自救。”李强说,大水快速打开卷帘门,房子里的水也被损坏了。它已升高超过一英尺高。

一家街头小店的店主薛女士告诉北京新闻,她和她的丈夫都在商店里,小牛关节处的水最深,水闻起来很“甜”。

薛女士说,大水流入桃树桥后,它开始流入岫岩河。大约半小时后,它逐渐退去。

事故发生前,子昌市发生大雨。 “新京报”记者查询了天气信息,发现紫昌气象台于7月29日1:45发布了暴雨橙色预警信号,预计瓦腰堡街区域将达到50毫米以上3小时内,降雨可能会继续。

当地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前,儿子已经下雨了三天。 “7月29日的夜晚是最糟糕的,接下来的两天是阵雨。”他回忆说,在7月29日晚上,雨一旦通过轮毂中心的汽车标志。 “我几乎把车开了。”

1eb5f055df01489480ad52fe0af9fed7.jpg

8月2日,一个村民的墙壁被冲毁了。

事故造成一人死亡,一人受伤

在一部广为流传的视频中,一位身处泥巴的老妇人坐在路边,成了一个“泥人”。在另一个不同视角的视频中,有人指着桃树沟桥上的一辆车,大声问老太太:“车里有人吗?”

名叫王秀芝(化名)的“泥人”今年60多岁,是桃树峪村一家超市的老板。当山洪流下街时,她正在自家超市门口感冒。当她不躲避时,她被困在急流中。在冲出数百米后,她抓住了桃树桥头部的一根柱子,终于获救了。

上岸的王秀芝成了一名不妥协的“泥人”,很快就被送到了子昌市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王秀芝的朋友告诉“新京报”记者,王秀芝的肺部吸入了大量的污染物,肋骨被打破了四五个。在急流中腿被严重划伤。 “它从膝盖以下腐烂。”

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王秀芝脱离了危险,仍在重症监护室。她仍然不知道虽然她已经复活了,但她儿子的命运却更大。

8月1日下午,王秀芝的儿子张彦斌要求姐姐照顾母亲,回去清理被黑水抢劫的超市。

与粘液混合的污水浸泡在店面和侧面的客厅,这是非常难以清洁的。 “他整天都没有吃东西。”常彦斌的朋友白冰(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第二天中午,当他去帮忙时,张彦斌还在用水泵清理地下水。

白冰到达商店大约10分钟后,店里的电线突然泄漏。 37岁的张彦斌立刻被拒绝,“不动。”白冰立即将他送到县医院。半小时后,医生宣布“救援无效”。

此刻,张彦斌的家人赶到医院哭了起来,没有人能够把这个消息传达给仍在重症监护室的王秀芝。

8月1日,子长市委宣传部通过媒体称,“事故造成部分车辆受损,无人员伤亡”。这是子昌市针对事故和伤亡发出的唯一官方声音。

除了王秀芝的严重伤害和张彦斌的意外死亡外,当地居民也遭受了很多经济损失。一些村民的墙被冲下来,鱼塘里的鱼被冲走并死亡。

薛涛(化名)在汽车维修店里说,洪水过后,他店内的一些未开封的机油已被冲走。价值6万元的几台机器因电机已损坏。之后无法启动。根据他的估计,商店的损失至少为10万元。

根据张建国的后期库存,砖厂丢失了12台电机,12辆电池车,近30万块成品砖,加上更换电线,清理污水污泥和浪费时间的成本。砖厂将损失80多万元。

靠近洗煤厂的另一家砖厂的股东告诉北京新闻,他们的砖厂几乎被毁,损失超过300万元。

长期非法倾倒洗煤厂废渣

8月1日下午,子昌市委宣传部通知“新京报”记者,事故原因:8月1日9时50分,从Wa洗煤厂取出2个渣点。子昌市尧宝街因近期连续暴雨形成水库。水库坍塌后,水流入下游的鱼塘,导致鱼塘溢出,水流入洗煤厂,然后进入当地的岫岩河。

官方提到的洗煤厂是指位于华侨宝街的桃树屯村和后桥村之间的永兴洗煤有限公司。天雁茶表明该工厂成立于2005年,法定代表人为张三伟。业务范围是洗煤和原煤销售。

一些当地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2014年左右,洗煤厂转租给当地一位名叫齐东明的商人。

王志华(化名)是陶树屿村的居民。他负责煤矿的安全生产,后来在永兴洗煤厂对面的一家砖厂工作。多年来,他熟悉永兴洗煤厂上下游的景观。

8月3日,王志华告诉“新京报”,永兴洗煤厂位于桃树沟废弃水道的一段,始终在水中。它在桃树沟河上游倾倒了多年的煤泥。建成了“煤坝”。

从沿河的煤坝下来,还有一个由黄土制成的土坝和一个由农舍建造的小型水坝(官方通告中的“鱼塘”)。

王志华说,当天“黑水袭击城市”正是因为降雨摧毁了已经松散蓄积的煤坝,混有泥土的山洪立即摧毁了农舍下游的黄土坝。 “鱼塘”溢出,最后通过洗煤厂,毁坏了砖厂,涌入河流和村庄。

王志华透露,永兴洗煤厂过去只洗原煤,产生的废物少。工厂沉淀池中的废水将被处理掉,一些废物将被转移到砖厂进行制砖。接管后,董东明在陶树峪村租用了60亩土地,开始扩大生产规模,从洗煤原料转为洗涤“煤渣”,相当于以废弃物为原料进行生产。从那时起,洗煤厂的废物飙升,齐东明开始将废物倾倒到上游河流。

王志华的声明得到了许多当地居民的肯定。

王志华说,在溃坝前几天,齐东明还在派人去加强“煤坝”。他猜测,“他们已经知道如果不加固,不断增加的煤坝将很快崩溃。”/P>

8月3日上午,北京新闻记者在永兴洗煤厂看到工厂里没有人,一个大的露天空间被淹没在煤泥里,一个输送机浸泡在水池里。许多居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听说董东明被捕。

中有关处置固体废物的规定也涉嫌违反法律《水法》《防洪法》《安全生产法》。

规定,“收集,储存,运输,使用和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和个人必须采取措施防止蔓延,防止流失,防止泄漏或其他防止污染的措施;倾倒,堆放,丢弃并留下固体废物。“

8月2日,在永兴洗煤厂,“新京报”的记者遇到了来自子长市生态环境局的一位领导,他们前来检查和讨论了洗煤厂的“煤坝”。领导说他是昨天,我了解到洗煤厂可能已将煤渣倾倒入河中。 “如果我们能找到它,我们已经惩罚了它。”

他强调,洗煤厂自2005年建成以来,倾倒煤渣“应该是前一种情况”。 “我敢起诉你,这在过去几年里不是问题。”领导拒绝透露他的姓名和职务。

救援和责任

自8月1日中午,子长市消防支队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上午消防队被派出后,获救群众首先获救。 8月1日下午,子长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的现场救援工作已基本完成,正在调查安全隐患。沿途开展卫生,污水拦截和事故调查工作。

根据当地居民拍摄的视频,当晚7点,桥上的车辆被拖走,工程车辆驶入桥上进行清理。当晚9点左右,警车和消防车停在桥上,清洁工作仍在进行中。

居民们也正在清理被污水“侵入”的房屋。 8月1日晚,薛涛和两个朋友首先用铁铲清理房子里的污水到门外。然后,将剩余的污泥用水冲洗到工作空间以修理汽车,然后使用泵填充工作罐。污水被排干了。深夜,“新京报”记者看到工作水箱中积累了一英尺厚的污泥。

8月2日,“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经过一夜清理后,陶树峪村最受损的街道已基本恢复。只有进入一些居民的庭院和商店,才能看到过马路的黑水。遗留下来的痕迹。

8月3日中午,张彦斌的叔叔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正在与政府部门商量,讨论善后问题,并希望尽快“解决问题”。

刘志杰的便利店(化名)离张彦斌超市不远,在洪水中遭受了损失。刘志杰说,事故当天上午,一名政府工作人员来找他收集有关损失的统计数字。他将要咨询两天,“看看那些负责赔偿的人。” “我不能破坏它,让我们受苦,”张建国说。

夏军告诉新京报,根据有关法律法规,永兴洗煤厂造成的损失包括村民的财产损失和生态环境。除罚款外,政府还应该命令恢复罚款。该公司提出索赔。

8月4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向常州市电子宣传部副部长和县委通信委员会负责人托乃章汇报,询问了该事件的进展情况。事故调查和赔偿计划。另一方表示有必要问领导人。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当地煤炭工业的广泛生产和污染

位于陕北高原,该市的儿子是煤炭。据子长市政府官方网站称,子长市煤炭地质储量达28.9亿吨。根据《延安市煤炭产业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截至2010年,延安市确定了56.16亿吨煤炭资源,而子昌矿区占其中的一半。

林立的洗煤厂从侧面证实了子厂煤业的繁荣。洗煤是煤加工的重要组成部分,即通过水流清洗或机器筛选从原煤中去除杂质,并对煤进行分级。子昌市一家洗煤厂老板告诉“新京报”,子昌有大约70或80家洗煤厂。根据西安理工大学硕士论文的不完全统计,延安市“十三五”期间建成的约70%的选煤项目集中在子长市。

然而,子昌的煤炭行业一直处于相对较低的状态。子市人口普查办公室的李保华在2018年发表文章说,“广大小煤窑的长期生产经营模式的儿子主要销售原煤,基本上没有形成产业链”。

公开数据可以用来证明,在2018年,紫昌工业产值的近60%来自煤炭,煤泥和蛭石的销售。

具体到洗煤厂的运作,“广泛”反映在废物的处理。上述洗煤厂的老板说,在过去的几年里,昌昌市有很多洗煤厂在露天堆放煤渣,并将煤泥倾倒在河里。然而,随着近年来的环境保护调查,将煤浆倾倒入河的情况“普遍不”。在堆积之前,废物需要通过环境保护进行处理。堆积到一定程度后,将其回填到土沟中,顶部也铺设好。大米厚土。

中国地质大学和国土资源部土地修复重点实验室的一篇论文表明,在黄土高原,与油田,污水处理厂,储煤筒仓和废石电厂相比,重金属在洗煤厂污染程度最高。

2016年,当地杨守琪(化名)向县环保局,镇政府和陕西站中央环保检查组报告。在永兴洗煤厂租下该村60亩土地后,煤渣和煤泥堆积在上面。在采取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人们认为它会污染地下水源并威胁到后代。

杨寿奇说,县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他,需要动员更多的村民报案。他们发给镇政府和环境检查组的报告信没有听到。

面对以煤为生的广泛发展模式,副市政府也在寻求变革。在2018年的统计公报中,子长市政府提出了“扩大煤炭,稳定石油,增加天然气,振兴电力,促进转型”的发展思路。一方面,继续扩大原煤产量,另一方面,希望发展其他产业。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在子昌市有几个风电和煤电项目。常州市政府官方网站2018年公布的十大重点建设项目中,有两个煤矿建设项目,40万吨/年甲醇项目,以及占地10万亩的苹果基地建设项目。

山路走到永兴洗煤厂上游的山腰。它忽略了河里有很多煤,这显然不是“一天的工作”。

采访结束时,杨守琪告诉“新京报”记者,报道失败后,他将“放慢心脏速度”。因此,虽然他后来得知洗煤厂将“污泥”倾倒入河中,但他没有再报告。

杨守奇认为,“黑水攻击城市”不是自然灾害,而是自然因素与人为灾害相结合的结果。

新京报记者张胜坡海阳实习生徐银红刘思远陕西子长报告